新媒介中應援團成員的身份認同研究

發布時間:2020-12-15 11:03
  伴隨著數字媒介的變革和全球化的深化,身份認同開始變得越來越紛繁復雜,傳統的認同開始崩塌,破碎性、流動性成為當代認同的主要特征。但同時,媒介的變革又促使主體漂無定所,認同斷裂的主體開始利用媒介尋求新的認同。在此基礎之上,“迷”研究為當代認同的研究提供了一個典型的視角。尤其是在新媒介飛速發展的今天,“迷”的身份界限變得更加模糊。實際上,隨著日韓應援文化在國內的流行,媒介形態的不斷更迭,粉絲對身份的界定和認同變得更加嚴格。因此,研究新媒介中應援團成員的身份認同,對理解當代社會的認同提供了補充路徑。本文主要采取了虛擬民族志、深度訪談等定性的研究方法,以身份認同理論為切入點,結合社會心理學和新聞傳播學等多學科視角,圍繞“迷”如何利用媒介建構認同展開論述。筆者將“迷”的自我認同和群體認同作為“迷”建構認同的主要路徑,并將這兩條路徑分別置于第二章和第三章展開論述。在對“迷”自我認同建構的探究中,筆者將自我認同分為三個層次進行論述。從自我尋找認同、建立認同到最終強化自我認同,“他者”都是建構自我的重要參照物,任何個體都不能脫離群體而單獨存在,我們始終是通過他人的眼光和態度建立認同。只有融入群體,才能建... 

【文章來源】:湖南師范大學湖南省 211工程院校

【文章頁數】:76 頁

【學位級別】:碩士

【部分圖文】:

新媒介中應援團成員的身份認同研究


王俊凱超話首頁此外,控評的形式也是應援團日常應援儀式之一,通常是指在微博評論中,

積分,粉絲


碩士學位論文48圖1-1王俊凱超話首頁此外,控評的形式也是應援團日常應援儀式之一,通常是指在微博評論中,粉絲應援團對關于偶像正面評論的點贊或者負面評論的投訴以及據理力爭,這是集體行為的最佳表現方式。不同于迷個體偶發性在微博上轉發和打榜投票,超話和控評這兩種應援形式需要的是迷日積月累的參與,更加強調群體的作用。這也就意味著,這兩種應援形式必然存在“小團體”或者“組織”。筆者自2019年5月對王俊凱的粉絲應援團進行線上觀察時加入的“積分小組群”以及控評群就多達10個。但是,這種集體發帖、互評的線上應援活動,并不是每個迷都能參與其中。圖1-2積分群部分截圖其中筆者加入的“我愛市場總裁”群,是一個集超話積分與團體控評為一體的典型代表。該群總共38人(包括筆者在內),入群的每一位成員不僅需要通過管理員嚴格的審核,并且群公告的任務必須每日按時完成,否則就將被群主清除。

等級圖,意見領袖,群體,話語權


碩士學位論文52圖1-3我愛市場總裁群部分成員迷群內部等級高的迷憑借著持續的參與迷群的活動逐步成為群體的意見領袖,他們往往擁有群體內的絕對話語權。粉絲圈內的大粉、應援站管理者可以達到一呼百應的效果,而普通粉絲難以做到這一點。甚至,意見領袖的話語是必須遵守的,并且“表現為一種不容置疑、不容商榷的姿態,以強勢的聲音壓制異議言論”①。迷們為了尋找認同和強化群體歸屬感,大部分迷個體會對意見領袖的話語選擇保持沉默,或者奉為共同準則。“有些大粉道德綁架真的很煩,但是我也只能說我認同的時候就保持一致,但一般不站隊。要是不認同就沉默,要是反對會被噴死的。”(受訪人,腰唯)但是,并不是所有的迷都會服從意見領袖的領導。意見領袖憑借其核心地位,能夠成為群體凝聚力,同時也成為了導致群體沖突與分散的重要因素之一。“@王俊凱反黑組因為你把我這號拉黑了,所以我艾特不上。在你第一次掛我以及拉黑我的時候(p1),我朋友就已經私信你說明了原因。就在2020年3月8日晚,反黑組又在群里推送舉報我,請問我又干嘛了呢?若不是別人發我看,我可能這輩子都不知道我竟然被自家反黑組暗搓搓的在舉報。隨意掛人,不是dy家也不是黑,別人問了緣由一直不答復是你擅用職權趕粉的①陳龍.話語強占:網絡民粹主義的傳播實踐[M].國際新聞界,2011(10):16-17.

【參考文獻】:
期刊論文
[1]粉絲文化研究簡史:歷史脈絡、理論梳理與趨勢探析[J]. 楊思宇,劉鳴箏.  傳媒觀察. 2019(06)
[2]媒介技術驅動與粉絲文化表達變遷[J]. 張建敏.  現代傳播(中國傳媒大學學報). 2019(04)
[3]韓國音樂產業中的應援文化:起源、發展及作用[J]. 強恩芳,強子涵.  中國經貿導刊(中). 2019(01)
[4]傳播活動中的心理現象——以《創造101》粉絲集資應援現象為例[J]. 楊景竹.  新聞傳播. 2018(21)
[5]粉絲社群的集體行動邏輯及其階層形成——以SNH48 Group粉絲應援會為例[J]. 馬志浩,林仲軒.  中國青年研究. 2018(06)
[6]韓國應援文化的體驗和思考[J]. 強子涵.  現代交際. 2018(02)
[7]改革開放后粉絲文化的三次“歷史轉型”[J]. 姜明.  文藝爭鳴. 2018(01)
[8]“民族志”與“網絡民族志”:變與不變[J]. 郭建斌,張薇.  南京社會科學. 2017(05)
[9]網絡社會的規訓與懲罰[J]. 黃桂萍,蘇婉.  廣州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 2017(01)
[10]從“想象”到“參與”:社交媒體與場景共同體——以春節微信紅包為例[J]. 王軍峰.  西部學刊(新聞與傳播). 2016(05)

博士論文
[1]賽博空間中韓流迷群的身份認同建構[D]. 李思思.浙江大學 2017
[2]作為變革誘因的新媒介[D]. 李東.武漢大學 2014
[3]能動的“迷”:媒介使用中的身份認同建構[D]. 鄧惟佳.復旦大學 2009
[4]后現代語境下的認同建構[D]. 劉燕.浙江大學 2007

碩士論文
[1]新媒體環境下的粉絲消費行為和身份認同[D]. 卓圓.暨南大學 2018
[2]粉絲應援亞文化特質與反思研究[D]. 張弨.廣西大學 2018
[3]傳播儀式觀下的粉絲應援文化研究[D]. 高歌.南京師范大學 2018
[4]耽美迷群在網絡社區的身份認同與文化沖突[D]. 李思瑤.暨南大學 2017
[5]從“自我認同”到“群體認同”[D]. 王玉.安徽大學 2016
[6]新媒體語境下中國女性“韓流”粉絲消費文化研究[D]. 江清湲.華中師范大學 2016
[7]“養成”系偶像的粉絲文化研究[D]. 孫雨田.暨南大學 2016
[8]網絡社區中粉絲群體的社會認同研究[D]. 卿晨.華東師范大學 2015
[9]新媒介環境中粉絲群體的身價認同建構[D]. 黃怡.四川師范大學 2015
[10]消費文化和粉絲經濟影響下的“英雄神話”——郭敬明流行現象個案研究[D]. 王笛.南京大學 2014



本文編號:2918159

論文下載
論文發表

本文鏈接:http://www.178750.tw/shoufeilunwen/xixikjs/2918159.html

分享
(★^O^★)MG无敌金刚_电子游戏 甘肃11远5开奖结果查询 幸运快乐8开奖走势图 国标麻将怎么赢 极速赛车计划app推荐 亲朋官网充值中心首页 内蒙古11选五开奖结果 广西快乐双彩24选7 一分彩开奖网 最新棋牌捕鱼娱乐电玩城 体彩排列3预测论坛 云南十一选五定牛 辽福35选7走势图 四川省体育彩票管理中心 正规手机棋牌游戏平台 青鹏棋牌斗地主 彩金捕鱼ol天鸽捕鱼